网站地图
 
首页
公司简介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美酒文化
网上订购
联系我们
中国本土葡萄酒的“异军突起”

时间:2013/7/1 9:38:33     已有889人浏览  

  对于本土葡萄酒的从业者而言,5月份《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World Wine Awards)的结果可谓是一剂强心针。包括长城、贺兰山、西夏王在内,一共49款的参赛葡萄酒中,2款葡萄酒获银奖,9款获铜奖,9款获推荐奖。今年在伦敦举办的第十届DWWA聚集了来自27个国家219位葡萄酒专家,大赛共收到共计14,362款葡萄酒,这个数字也创下往届的最高纪录。

  “这是中国葡萄酒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赢得国际比赛的名次。”中国酿酒工业协会葡萄酒分会副秘书长李德美说,他第一时间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这则消息。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了,两年前,他作为酿酒师的作品加贝兰干红葡萄酒2009 Grand Reserve,就是在这个比赛里,获得了评选组别为“波尔多葡萄品种酿造的葡萄酒”的国际金奖,这款酒当然也是首个赢得金奖的中国葡萄酒。

  即使是专业的葡萄酒业界,了解中国葡萄酒的人毕竟是少数。消息传来,各路人马不吝以最恶毒的角度揣测,有人认为出于对市场的妥协,评选结果或是被《Decanter》杂志做了手脚,要不就是酒的来路有问题——这是不少低劣的中国葡萄酒商人的惯常做法,把法国产的葡萄酒灌进中国酒瓶里。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外,中国已然默默圈整了自己的领地,预计到201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六大葡萄酒生产国。“今年参加DWWA的中国葡萄酒企业数量比往年多了很多。”李德美认为这是获奖的一个前提条件,加贝兰之前的成功让居于国内的葡萄酒企业看到了一个更大市场的可能性,特别是生产体量偏小的企业。换个更为现实的说法,不管企业有无扩容市场的野心,这的确是品牌成名的一条捷径。

  媒体用“异军突起”这个词来形容中国产区的精彩表现。“这实际上是20年来产业一直进步的结果。”葡萄酒业归根结底是农业,没有漫长而耐心的培育,李德美并不认为在这个务实的领域会有突发奇迹。外媒的嗅觉更加灵敏,这也许是中国葡萄酒的第三次机会。葡萄酒在中国的饮用史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26年的汉武帝时期,当时,汉使张骞从乌兹别克斯坦将栽培葡萄与酿造葡萄酒的技术带回中土。对中国而言,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葡萄酒都是一种稀缺昂贵的异国饮品,葡萄也被归类于药用植物。到了19世纪,为了让葡萄酒成为祭祀用酒和个人消费品,传教士们人为地创造了二次机会。而现在,广泛的饮用基础和必要的知识普及已经完成,更重要的是,那些我们所熟知的国内大品牌营造了相对成熟的产业氛围——是时候将葡萄酒的概念内化,发展一个平等而独立的需求平台,本土葡萄酒不应该只成为消费的次选择。

  对于那些依旧在坚持的人来说,环境的确发生了变化。“12年前,我决定开始学习葡萄酿酒而来到波尔多,尽管同期也有几位在学习葡萄酒相关专业的中国同胞,但是与今天在波尔多大街能遇到中国熟人状况相比,那时没有人会关注中国的葡萄酒,葡萄酒在中国也算不上时髦、热门领域。”李德美在自己的博客里回忆,“出于对友善、友好的法国同学老师的感谢,我申请借用了学校的食堂,为同学老师组织了一次中国饮食主题晚会,我搜罗了中国的啤酒、黄酒、白酒以及红白葡萄酒让大家品鉴。老师同学们对两款中国葡萄酒的评价,使我顿悟了葡萄酒‘个性与特点’的重要,那款由龙眼葡萄酿造的葡萄酒,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兴趣,而另外一款同一品牌的赤霞珠品鉴几乎无人过问。”“做自己,哪怕身材矮小。”这是李德美坚持的原则,一切的品种种植和酿造技术都以足够尊重本地的风土为前提。“现在还不能说我们已经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特色,我们还有差距,但一直在提升。”他说,在过去的20年来,中国本土的葡萄酒并没有延续新世界产区的路子,浓郁而口感厚重,在风格上更偏向欧洲的老世界,强调酒体的平衡和优雅。去年,几名中国学生发起了“发现中国葡萄酒”的活动,主张将中国作为一个有特点的独立产区加入到勃艮第葡萄酒学院教学用酒中,品选会最终选定了怡园深蓝、加贝兰、太阳魂等10款中国葡萄酒。

  不管是猎奇还是兴趣,中国一些风情独具的产区的确引起了关注,尤其在西部的半沙漠地区,比如宁夏。正是在这个经济落后的自治区内,诞生了中国最好的葡萄酒。品酒大师Robert Parker曾把从未给过中国葡萄酒的最高分(86分,满分为100)打给了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出品的佳酿,与成名已久的山西怡园酒庄(Grace Vineyards)平分。

  在李德美看来,这些投资来源多样,多是私人所有的中小型庄园,是葡萄酒成绩提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们在长远规划上非常有预见性,也符合葡萄酒自身的成长规律。这些酒庄几乎都是聘请国外酿酒师,或者有海外背景的中国酿酒师。”

  拿银色高地来说,坐落于贺兰山脚下,占地15公顷的一小块田地镶嵌在建筑物之间,真的只是一座“迷你葡萄园”。酿酒师高源被父亲送到波尔多学了4年的酿酒,回国后,她先在新疆的一家酒厂里工作,然后去上海从事进口业务,父亲则留守酒庄。2009年,她回到宁夏开始全心全意打理自家的酒庄,现如今,银色高地的年产量也不过2万瓶。

  另一个平行于此的趋势是,一些国际集团相中这块贫瘠,但“未曾受过化学污染”的土地,洋酒公司保乐力加在这里组建合资公司,生产了一款名为“贺兰山”的葡萄酒。而酩悦轩尼诗酒业集团(MoetHennessy)也在贺兰山东麓地区与中国企业合资经营葡萄园,酿造高端起泡酒。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两年前北京举办的一场名为“波尔多对抗宁夏”的盲评赛,当时专家都把最高分打给了宁夏的葡萄酒。当然,这个竞赛有些走样,因为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挑战法国中等佳酿。但人们愿意拔高这场民间对抗的意义,一位编辑将这场比赛与“巴黎品酒会”做了比较,这一著名的葡萄酒盲评赛创立于1976年,正是它开辟了以美国加利福尼亚葡萄酒为代表的“新世界”。而这,也是动荡生长的中国葡萄酒被期待的未来。

  中国部分优秀产区和酒庄

  1.贺兰山产区
  贺兰山东麓地处银川平原的西部,系黄河冲积平原与贺兰山冲积扇之间的洪积平原地带,属中温带半干旱气候区。这里沙砾结合型土质透气极佳,土壤有机质含量高,加上干燥少雨,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且西有贺兰山天然屏障抵御寒流,东有引黄灌渠横穿而过。
  酒庄推荐:贺兰晴雪、银色高地、类人首、圣路易丁

  2.新疆产区
  南疆巴州焉耆盆地产区是新疆四大产区之一,这里是古丝绸之路的南线,唐朝时便设郡县于此,光热条件好,孔雀河和塔里木河都从这里流过,气候更像法国南部和西班牙产区,冬天非常冷,葡萄成长期短,土质以戈壁荒地这些传统农业不能运用的土地为主。空气干燥度大,葡萄着色好,几乎没有病虫害,真正天然有机的产区。
  酒庄推荐:乡都酒庄、天塞酒庄

  3.沙城产区
  沙城产区地处北纬40度,是世界比较认可的葡萄生长黄金地带,与法国波尔多在同一纬度。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降雨量少,有利于葡萄的生长,独有的砂质土壤也利于葡萄养分储存,干燥的气候以及季风使得葡萄的病虫害少。
  酒庄推荐:长城桑干酒庄、怀来瑞云酒庄

 
                   上海筱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7YTHX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蓬莱三和网络制作与维护
                     鲁ICP备08001777号-1                          |网站管理|企业邮局|网站地图|